蠢炸了的阿芙

痴迷kiiyan
企鹅号1052244183,请不要大意地扩列聊天!
双黑太中不逆不拆,严重洁癖注意✔
aph主好茶冷战,其他也吃

【双黑太中】爱慕者

☆自创人物视角,以旁人(爱慕者)观双黑。对原作可能有些许情节改动
    其实也是想写中原中也这个人到底有多好吧……当然我是写不出百分之一了,不嫌弃就——let's go    

  
.
       妾身姓森田,名儿……已经忘了。妾身自某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来,后因家中变故,被送去京都的一处烟花之地。幼时呆了那么几年,这句“妾身”,虽说想改,但也总不能完全改去了。
       妾身是被红叶大人相中,带进那黑手党的。那黑手党有个更加鲜为人知的分组织,里面的成员只能躲在黑暗中完成自己的任务,甚至连正大光明地生活都是不被准许的。而这个分组织,只有干部及首领有资格支配。
        “你的异能,和你这个人,加入这里是再适合不过的。”红叶大人那天这么对我说,沾着鲜血的温热的手轻柔地滑过妾身脸庞。

        妾身答应了。从此,近乎不见天日。

      
        遇见中原大人,是在十岁那年,妾身第一次出任务。
        明明已是看着在脚边倒下的敌人,却突然支起身子来,手上的匕首眼看就要扎进妾身的左腹。但那面目可惧的男人似是不受控制地悬了空,再在一声巨响之后狠狠地嵌进了地里。

        “嗯?有人,啊——你是黑暗里的那群人之一吧。”那位先生——不,那个孩子,眨眨他那巧藏着浩瀚银河的双眸,橙色的发丝在尘土中飞扬,耀眼得有些明目张胆;他的嘴上挂着笑。

        一眼万年。

       妾身是见不得阳光的。妾身只能待在黑暗之中,没有期许,没有渴望。但那个孩子——他仿佛让我看到了大千世界的明媚。
        妾身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那孩子反倒自顾自地转了身,黑色的衣装外隐隐带着暗沉的红光。“小姐,长点心些吧。”话毕,他轻巧地穿过那些敌人,如同长了翅膀的精灵,用那小刀滑过每个敌人的喉。

        明明他仅比我大一岁啊……中原先生……

        然此次被人看见,已经是反了规矩。中原先生对红叶大人的质问装聋作哑,我才没被红叶大人找了去。妾身清楚地看到,那天中原大人的身上染多了血液,可更清晰地记得,中原大人未被敌人那肮脏的血液沾上哪怕一滴。妾身瞬间明白了,那个孩子的异能实在是过于强大,这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中原先生,他给了我这个黑暗中的人,一缕阳光。

         后来,中原先生,跟另一个人相遇了,是红叶大人带他去的,也是红叶大人领着他回来的。

        太宰治。

        他们成了搭档,成天地斗嘴儿,那位太宰治更是时常捉弄先生。十岁出头的孩子,藏起炸弹来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妾身更清楚地记得,某日半夜,黑手党的宿舍里异常的吵闹,里面更是传来中原先生的吼叫声。也不知那太宰治到底是做了什么,能惹得先生如此生气。如此一来,黑手党里便常有人调笑这对组合,说明明互相看不顺眼还成天腻乎在一块儿,这也令人有些看不清他们的关系了。

        妾身不甘,曾用了一种隐匿身子的特殊体术悄悄跟在中原先生后面。那天凑巧是中原先生第一次发动“污浊”。不知太宰治和中原先生说了什么,中原先生摘下了他那双黑色的手套,露出那双无暇的手。妾身无能,心里更是怕得很,眼睁睁看着先生的身体不断流淌下属于他自己的血液。

        虽然妾身那时隐匿之术已练得在黑手党内排得上名次,但仍是躲不过那对组合。中原先生那时已把敌人扫清,但看上去像是失去了理智,那双平日里清澈的眼转向妾身这边,带着可怖的暗红色。他眉眼间没有一丝生人之气,半蹲着做好往妾身这边来的准备。

        妾身是很怕的。那片光,像是被沾染上了污秽一般,太宰治……

        可那太宰治握住了中也先生的左手手腕,“及时”得很。他放声笑,恍若周遭已空无一人。因长期的锻炼,妾身能清晰地听见他们在耳语着什么。

        “中也还真是辛苦了呢。”

        “啧……真有心心疼我倒不如赶紧把我带回本部去,头痛死了。”

        “再等等嘛,中也这副有趣的样子平时可不多见。”

        “呵,你倒有闲心……妈的再不回去老子要死了……”

        “这就把你带回去嘛,别急,还有些事要做。”
        “中也,先睡会儿吧。”

        中原先生那头没了声响。未等妾身伸头去探个究竟,太宰治的声音便钻进了妾身的耳中。

        “你还真是跟了中也很久呢。”换上了极其危险的口吻。

        未等妾身细细品味这话其中的深意,他又开了口:“明明是"黑暗"里的人,却也能这么悠闲地跑出来跟着这个小矮人,该说你优秀呢还是……”

        隔着好一段距离,就连那遮蔽物也阻挡不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可怖的气息。

        更令妾身惊讶的,是那太宰治竟对中原先生的事……如此……上心。不,比这还要……
        禁不住探出头去,窥到中原先生身上已被做了的伤后处理,妾身放下心来,但又总觉着哪里不妥,再定睛一看,中原先生竟被那太宰治……公主抱在怀里!

        这么一看,自然也暴露了自己。妾身的目光刚好被太宰治恶意对上,不禁身体一震,又朝后缩回一些。可转念一想,既然早已被发现,倒不如与那太宰治正面对上,因而妾身仍保持将身体探出的姿态,太宰治对话:“你……你放中原先生下来。”

        “可是我要把他带回总部呀。”倒是个狡猾的孩子。
        “再说,你是不是对中也关心过头了呢?他的搭档是我。”太宰治笑了,鸢色的眼珠闪着诡异的光,“我没记错的话,你几乎天天都在晚上到我们这边跟着中也吧。这是违规的哦,小姐。”

        妾身这才领会到那句“跟了中也很久”其中的意味,但也暗自思索为何他们两个都知道妾身的身份。但思路又很快豁然开朗了,红叶大人亲自带大的孩子,以及他的搭档,自然是有十分优越的地方了。

        “不说话?”太宰治轻声笑起来,可那笑声又戛然而止。“无妨。时候不早了,我可是要带中也回去的。唉也真麻烦,不就暴走嘛还不会自己控制,傻了吧唧的……”他倒是也不再理会,径直抱着中原先生快步离开了。

        他本可以仅以右手抱着中原先生,而妾身清楚地看到,那太宰治本应空闲的左手,死死地护住了中原先生的头部。

        听说太宰治,在中原先生的病房里守了好几日,偏偏在中原先生醒来那日惹中原先生生了气——而后两人双双躺进了病房里,还是紧挨着的床,只不过太宰治是被揍进去的罢了。


       妾身以为,自己看人倒是有几分水准的。作为唯一一位目睹过那日大战的幸存者,妾身终究是不信双黑不和这种传闻。

       “您喜欢中原先生吗?”我躲在太宰治附近,悄声问道。

        “不喜欢啊,我可讨厌他了。”男孩的眼睛眯得像只狐狸,一只魅惑人心的狐狸。“你说那矮子,成天带那么丑的帽子,到底哪买的呢?………………还成天咋咋呼呼的,他到底好在哪呢,可爱的小姐?”

        默然。中原先生的好实在太多,妾身无从说起。

        太宰治的眼神逐渐有些危险的意味,“他可能在你眼里哪儿都好,没错吧小姐。”
       “但我最讨厌他这一点了。”太宰治不再看向我这边,好似倦了这问话般转身离去。

        妾身当时读不出什么,只眼睁睁地看他在视野中消失。

        太宰治和中原先生,当时十六岁。


        往后妾身任务愈发多了起来,即使想,但也不能时常去“看望”中原先生了。

        妾身也知道了,当初黑手党宿舍里的骚乱,是因为太宰治将一只黏糊糊的癞蛤蟆(★)放在了中原先生的床上。
        哑然失笑。太宰治啊太宰治,你到底是嘴硬还是…………想起那日问答时,太宰治眼里晦涩的光,不禁笑出了声,喃喃道:“这两个人啊…………”

        不过由此知晓了中原先生“怕癞蛤蟆”这一点,也是能够令人激动万分的了。

        妾身从那爱慕者,变成了仰慕者,因为妾身深知自己,是无法踏进那对组合的世界的。


        依旧是忙碌的日子,可渐渐也有了与红叶大人一同品茶的时间。许是妾身能力算是出众,红叶大人待妾身着实不薄。也正因此,太宰治叛逃那日,妾身是第一批得到消息的。红叶大人勃然大怒,而从首领的脸上看不清他的情绪。可中原先生绊住了太宰治。中原先生那日恰好回国,甚至还开了瓶柏图丝庆祝。而他所驾驶的那辆车上,被太宰治装了炸弹。

        妾身躲在暗处。炸弹爆炸的轰鸣声在耳边回荡,可那响声过后,妾身借着月光,清楚地看见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太宰治对中原先生伸出了手。他说的话轻轻地飘进了妾身的耳中,却震得脑中一片空白。

       “小矮子,跟我走吧。”

        中原先生沉默着。半晌,他开了口:“再叫我矮子我就把你揍进病房里。”

      “中也你啊,这个时候还……”

      “我还不能走。你知道的,我不能走。”
        中原先生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复杂,他直勾勾地盯着太宰治的脸,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我不能走,太宰治。”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太宰治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种类似于吃惊的表情,而后又淡化了。他的眼中波光流转,随之猛地低下头,噙住了中原先生。中原先生意料之外的没有反抗,甚至激烈地回应着。那太宰治愣了愣,将中原先生打横抱起,一如他们成名的那夜。

        他们就此离开了。

        中原先生第二天才回来。到底先生是怎么向boss报告的,妾身也是无法得知的。

        妾身是无法理解太宰治的叛逃的,尽管妾身在两年多后寻到了太宰治,但仅凭与他对话还是无法明白。

        妾身也是无法理解中原先生的,明明那时是想跟太宰治走的,却选择了留下来。

        妾身更无法理解他们之间的爱恋。不,这说是爱恋又实在惊悚了些。可也正因如此,双黑这个组合,足以将除他们之外的人就此隔离。


        到几年后,妾身在“暗”这个分组织坐上了领导者的位置。但没多久,妾身便向红叶大人辞了职,金盆洗手了。做出这个选择,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那日他们的影响呢。

        听说黑手党从前有个男人,叫织田作之助,因为他一句“当帮助人的那一方”,才令太宰治起了叛逃的心。妾身在回到光明中后,才渐渐领悟到这些东西。现在想来,中原先生尽管身在黑手党中,也存在善良的性子,那时想跟太宰治走,算偶然,也算必然。

        可他没有走成,选择留在黑手党。这样对他或对太宰治,都是比较麻烦的吧……

        “太宰治!!!————————”

        熟悉的声音从一旁的公寓传来,果不其然,开着门的那家门前站着双黑二人。

        凭借视力的优越,妾身瞧见中原先生的脖子上有一小块红色的印子。不用说,妾身早已想象出刚刚发生了什么。可那太宰治又一次俯下身去,在印子上啄了一口,引得中原先生后方的肌肤染上了一大片红。

        妾身终是明白了。

        就算双黑不再是一起出任务的组合,就算他们处在对立的局面,就算他们互相数落互相嫌弃——他们以及是双黑,这是无可替代的。

        那两人下了楼,与妾身相差距离不远,因而轻而易举能够地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登记一下啊。”

       “滚,找你那群美丽的小姐去。”

        “但我只想跟中也去登记啊。”

        “真的?”

        “当然是骗你的呀。”

        “太宰!”

        “嘘。现在莫名觉得小矮子有点可爱,是不是我疯了?”

        “啧,滚回家去,今晚你睡客厅,不准进房。”

        “中也————————”

        妾身不禁笑了起来。他们可以爱得轰轰烈烈,将整个横滨搅得天翻地覆;亦可以像现在这般,岁月静好。

        当初太宰治的那句“不喜欢”,和他每句对中原先生表示嫌弃的话,没准都是这世上最上好的情话。

        妾身曾是名爱慕者。

        而妾身追随的他们,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亦是如此。
       
          end.




★怕癞蛤蟆是声优梗,源自谷山有次被人家用蛤蟆吓到缩在墙角wwwww(他跟中也都好可爱)

      

啪啪啪(鼓掌)起来!

周慧婷🍰:

【文豪野犬2016-2017結果列表!】
恭喜官方爸爸!!!
恭喜太宰治第二!!! 也恭喜中原中也第三!!!還有織田作大叔!!!
恭喜滾爺唱的歌曲排第四!!!
圖片來自:官方Twitter

大概调整了一下,两个人的小手手终于完美碰上了
但是就很怨念,没有电脑用不了Photoshop……
不然我给你弄一个宰的手覆在中也的手上的结婚照啊啊啊啊啊啊啊(暴哭)现在连脚脚都露不出来!他们的脚脚!脚脚这么棒露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有一身技术没软件有什么鬼用系列)

自动脑补一出大戏
太宰:中也,结婚吗?
中也:结就结,谁怕你?
太宰:那谁在上呢?
中也:当然是我在上啊?(挑眉)
太宰:好啊(笑)

根宝:

先生,你昨天入狱!今天就拐了中也去结婚吗?!!

那个,你们大大方方靠一起嘛,憋害羞
(想看他们的脚脚纠缠在一起)(被chuya打飞)

雨刻:

AGF2017的图,买爆!买爆啊!!!

PS:你俩不要只脱袜子嘛,要不要考虑脱一下裤子(笑)(bushi赶紧划掉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来来来!

弥川千秋:

请列表太太急速回坑。
还有比太宰进局子更令人兴奋到颤栗的事情吗。
有。那大概是中也探监吧。

我靠我就一天没上lof!爆炸

星辰爆炸。:

这是官方的糖啊!!!!!!!官方的糖!!!!!!!


我他妈社保。

【双黑太中】爱惜猫奴 猫宰×猫奴中也

        大家国庆快乐呀,这篇是:鬼知道我每天在学校都在想什么系列(下午起床的时候想到的),可能我上的是驾校(不)

        请关爱周边撸猫的朋友们,let's go

.
        中原中也,可以录进史册的黑手党一等一大佬,cao天cao地cao某宝(消音)。

        部下们觉得他非常值得别人的尊敬,那犀利的眼刀瞟过来能让五花肉抖三抖;那可怕而威力无穷的异能,更是黑手党势力如今能愈发壮大的原因之一。

        就是身材比较娇小,虽然没有人敢说出来就对了。

        在部下们的眼中,中原中也是属于那种严肃严谨严格的三严形象。加上他那件黑色的大衣,以及熨烫得一丝不苟的西装,也是有让小女生尖叫的资本的。

        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干部,一个令人惧怕的黑手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猫奴。

        看到他在沉思,他可能在思考家里的猫有没有饿着;看到他在发呆,他可能在想晚上给猫吃哪种猫粮好;看到他在办公室走来走去,他可能在设想该给猫咪添些什么新的玩具。

        那话儿怎么说,嗯,对,反差萌。

        作为一个合格而优秀的猫奴,中原中也也是天赋异禀的。上至珍惜猫种,下至普通野喵,无论是见过多次还是头一回打照面,都十分亲近他,这也给他的撸猫活动带来了许多便利。

        但就算是常胜将军,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的。

        前几日,他竟然遇到了一只他不喜欢的猫,并且那猫还嫌弃他,对,嫌弃他!

        那是只棕黑毛色的猫。它身上的毛乱糟糟地卷着,眼神虽然如宝石般晶莹剔透,但也隐隐透着一股子野劲儿,一看就不是那种能轻易在家中好好圈养起来的猫。它大概是群野猫的头子,举爪投足间都透露着一股喵的自信与社会之气。大大的猫眼儿本应是极好看的,但中原中也怎么都觉着有股漠视的味道,那身上更是有好几处连毛都盖不住的伤。
        但中原中也是谁?他可是有着“无猫不爱”这个bug的男人啊!

        他掏出猫薄荷,熟练地引诱那只猫来到他的身边。而它转头瞅了瞅中原中也,发出了一声类似嗤笑般的鬼畜声音,继续低头吃起了它的蟹肉罐头。带中原中也又靠近了些,它更用那爪子光速往对方身上挠了一下,亏得中原中也有异能在身,这才险险躲过。
        说来也怪,这猫就喜欢吃这罐头,也没见它有个什么营养不良或是食物中毒之类的毛病。

        中原中也的内心:…………靠你以为劳资这么喜欢你啊我嫌弃死你了难得我还准备给你买蟹肉罐头!

        那猫瞬间将头抬起,乌溜溜的眼珠儿直盯向中原中也。那眼角还莫名沾染上了些许不太明显的湿润感,让“舍不得你走”的错觉让女孩儿们见着了怕是不知道会有多心疼呢。

        “看啥,莫非你还有读心术不成?赶紧滚赶紧滚,我才没那么多时间搭理你,我今天连工作都没做完,就因为碰见你耽误这么多时间!”
        他准备离开,霎时那猫扑上了他的左腿,并顺着裤子快速往上攀爬。这一瞬发生得太突然,中原中也无意识下便发动了异能,一人一猫迅速升空,跟坐了小飞机似的。直到那猫爬到一个尴尬的部位,中原中也才在空中顿了顿,满脸通红地将猫拎了起来。

        虽然他很嫌弃这猫,但总归有不收白不收这个理,看它也没咋闹腾(吧),更何况他总有种带它回家的渴望。

        “流氓猫。”他低声骂了一句,回到地面,将那猫抱回了家。

        这回那猫安静了,窝在他的怀中安稳地睡着,像是此处比任何地方都要好上许多。

.
        中原中也家又多了一只猫。

        他原先以为那猫会极为烦人的,实则在抱回家后,那猫变得沉静不少。但它最为凶残的时刻,还要数把家中其他猫赶到小房子里的那个瞬间。

        原本中原中也是习惯跟一大群猫睡一块儿的,毛茸茸的小团子们包围着他的感觉实在是再美妙不过。但那只猫来之后就变了,中原中也在抱它回家的当天晚上,从浴室出来便一脸懵逼。

        劳资的,猫,猫呢?亡了?!怎么就它一个?

        在中原中也检查发现那些猫都乖顺地窝在小房子里后,既然无法将他们带回床上,只好坐到床边,接受这个事实。床上的那只猫将他不太有肉感的爪子压在中原中也的手背上,那个嫌弃的眼神就像在说:“你的床上有我就够了。”

        中原中也被自己的联想逗得噗嗤一笑,洗漱后再回到床上,给自己和猫盖好被子。

        [哪会有这么精的猫呢。]

       “晚安。”他这么说道,闭上了双眼。

        一夜好眠。虽然半夜,中原中也好像感觉到有个人在抱着他,但是一起床,除了那只眨巴着卡姿兰无辜大眼的猫和被子,床上什么都没有。

        后来的时日,中原中也靠着食物等的收买终于能撸那只猫了。不得不说,它那身卷毛撸起来可是让人舒服得紧。中原中也将其列为每日的最高级享受,虽然每天与这只猫都得互相嫌弃一会儿。

        那猫在尝过中原中也做的蟹肉后,再也不吃蟹肉罐头了。

        中原中也撸猫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本来那段时日就是黑手党们最清闲的时候,除了交易之外,没有什么仇家或者危险分子来上门找茬。

        撸猫的病是回越来越重的。

        中原中也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他一手在电脑上敲打出公文,另一手不间歇地撸猫,撸猫,撸猫。

        那猫开始怀疑喵生。于是——

        某个夜晚,中原中也照例与猫一起上床,盖好被子。他的左手仍在猫毛上撸着,可谓是撸得不亦乐乎。

        中原中也很困了,他最近虽然任务少,但公文的处理是越来越多了。眼皮打架的情况下,他的手渐渐慢了下来,也没有敏感地察觉出手中抚摸的物什有什么不对劲。

        “你很喜欢撸猫?”有个声音问他。

        “是吧……”他迷迷糊糊地答。

        “那让你撸一个晚上怎么样?”那个男人轻笑着,将中原中也的手放在某个昂扬的部位上,激得对方瞬间清醒过来。

        “你…………?!”中原中也不可能不被吓到。眼前的男人有着黑棕色的卷发,身上分布着一道道伤痕。

        “不能停哦,停了的话……”男人眯着眸子笑道:“会有给中也的惩罚哦。来吧,夜很长。让你撸猫撸个够。”男人握住中原中也的手,开始撸动起来……

——————————————————————————
        次日清晨,森欧外收到一通电话。

        “你好~是中也的boss吗?他需要请假,请一周。”
        “啊问为什么吗?”
        “他太累了呀,怎么能让他继续工作呢?嗯?为什么累?”
         “因为撸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