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炸了的阿芙

痴迷kiiyan,他是我最珍贵的宝物。
双黑太中不逆不拆,严重洁癖注意
aph主好茶冷战

关于b萌这个比赛

说实话b萌有个作用,就是引出一些无脑粉丝

高堂明镜悲白发:

朋友让我谈一谈看法,那我直说了


【这个比赛没有任何的实际性作用,也没有很大的意义,说实话,它就不应该举办】这就是我的看法。


一,它的抽签随机性保证了角色比赛的公平,但是导致了更大的问题:该入选的角色不入选,人气稍逊的角色反而晋级。抽签无法避免这种情况。


二,投票过程并不绝对公平。刷票,换票都可能导致角色排名的变动,正因为这是一个多人参与的活动,人为因素影响太多,它的结果也不是绝对公平的。


三,引发战争。这个大家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吧?两个圈子或是圈内互斗这种事情,每年b萌都会发生,这个比赛最无聊的地方就在于引起莫名其妙的争端。


四,毫无意义。这个比赛一直让我嗤之以鼻,是因为它没有任何作用。举个例子,如果这一次b萌比赛女子组冠军是亚丝娜,好的,亚丝娜的粉丝们很高兴,刀剑迷很自豪,吸引了很多人来看这部作品,更多人喜欢亚丝娜,然后呢?能够提高作品质量吗?亚丝娜的出场次数会增多吗?这个作品会变得每个人都喜爱吗?每个人都高兴吗?高兴的只是亚丝娜的粉丝们,他们爱她,所以自豪,为她高兴,这场比赛的意义就是取悦一小群人?


可笑!b萌这个比赛非常无聊,我认为b站举办这个比赛,除了吸引大众眼球,没有别的作用,我希望有一天这个比赛可以终止。

#奇奇怪怪的脑洞#

    占tag致歉,突然想到一个双黑+毛滚滚梗
    假如二三次元互为平行世界,二次元角色和三次元中之人互相知道并了解对方的存在(☆这里三次为架空,mamo和滚爷皆为单身)
    某天双黑和他们的中之人性格互换了,一切就从这里开始……
    当腻歪的毛滚滚变得日常互怼,当厌恶+信任互存的双黑天天甜的牙疼
    有点带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去!

情報君黑羽さんʕ •ᴥ•ʔ🍎:

【INFO】中原中也記念館さんとのコラボイベントが10/4(水)~開催!今回のイラストは実際に愛用の衣装をイメージ!!企画展では春河35先生描き下ろしが登場!グッズ販売も!秋の行楽にスタンプラリーで散策してみては♪
goo.gl/kF5BuK

沉迷太中芥敦无法自拔:

_| ̄|○求你们了给chuya投票吧○| ̄|_

一条老咸瑜:

求求你们投票呜哇哇哇哇哇哇QAQQQQQQQQQQQ

伊藤:

【求擴】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懇請太太們獻出你們的手為中也投個票阿[泪][泪][泪]
愛他就轉出去(゚´Д`゚)゚
愛我也轉出去(゚´Д`゚)゚【沒人

投票網址為何無法點???(懵
【網址貼留言,懇請點一下留言qwq】

看了第九集秒被拉入坑的我……滚爷太棒了呜呜呜

花灼羽翼:

PASH!2016年7月号访谈汉化。

Bravely Horizon汉化/字幕组

图源&嵌字:花灼羽翼  

翻译:知夜

校对:小绒

他们真的是可爱死了QAQQQQQQQ

搬運工楷楷:

順說夜場映画化告知後

宮野「上村果咩〜」
谷山「賢章果咩〜」
你们两个xDDD

雙黑聲優對角色的理解

搬運工楷楷:

對宮野發出「對太宰而言中原是」這麼的提問


「不會說是像欺負國木田這樣表面做弄著對方,但嫌對方是個麻煩吧。就那種程度的厭惡著對方。但這都是羈絆……也可能有著扭曲的愛吧」




對谷山發出「對中原而言太宰是」這麼的提問


「若林音響監督說,再詮釋出更多的厭惡吧,我收到了這樣的指示。是嗎、再厭惡多一點也沒關係嗎、但在最深最深的某處是聯繫著的感覺呢。」




這倆人是太宰和中原真是太好了( ;∀;)


翻自推特@azslabo

kishow是天使prprprpr

_子佩_:

麻麻!这个人笑起来简直可爱死了!西装完胜!这次又是唱国歌!
今天终于听到了新单glorious days!酷狗有哦~超级好听,简直性奋!对小篮球剧场版的期待越来越高了!

果然紀章さん最高!!

【朝耀性转】脑洞小段子来一发

#以前曾看到过说春燕欧派很大,由此引发的脑洞#

“罗莎,感觉穿男装很酷啊样子诶。”王春燕趴在罗莎大腿上,优哉游哉地刷着手机。“身形纤长笔直,帅气逼人,真好啊噜——”

罗莎推了推眼镜,“那要不要试试?”

“诶诶好啊噜!”春燕猛地坐起,罗莎正好往前伸手准备拿桌上的iPad,两人的头,嗯……十分恰巧地撞在了一块儿。

“所以为什么这种时候我们这么有默契啊?”罗莎揉揉额角,暗想说不定已经撞红一块儿了,毕竟春燕力气可不像普通姑娘那般小。

“对不起嘛……”春燕想找那块儿撞到的地方,却只能找个大概,小手在额头上胡乱地揉着。
“唉……”有双柔软的手抚上春燕的额头,一下便找到了撞红的那处,“不要这么毛躁啊,咱又不急不是?你看都撞肿了。”

“诶嘿嘿……罗莎最好啦~”小猫般的蹭蹭枕着的大腿,弄得罗莎心里发痒。

“好了好了,想去找我哥和你哥的衣服。”罗莎将春燕扯起来,趁着两个哥哥在外卿卿我我的当儿,溜进了他们的房间。

“哇没想到我哥衣服有这么多啊噜……啊。”
“怎么了?”
“为什么有女仆装啊噜?还有这……这情趣内衣?”
“……咳嗯……”
“兄夫跟表面上不同,是个变态呢啊噜。”
“……嗯……别翻了,我怕会翻出情趣道具。”

一番折腾后,两人终于是换好了男装。
罗莎找出了她哥中二时期的海盗服,将过长的裤脚塞进靴中,别说还挺帅的;春燕因为罗莎的阻拦只换上了简单的衬衫和西裤,随手拿了条黑色领带系好。

好像没什么不对,除了春燕胸前鼓起的布料。

“……你快点跟我过来我给你束胸。”
“诶诶束胸太痛苦了不要啊噜——”

尽管春燕如此挣扎,她还是被罗莎套上了束胸。

“我看看效果,侧过身来。”罗莎整理着春燕有些凌乱的衬衫,扯直衬衫的下摆。

一片寂静。

“所以为什么你束了还是有胸?”罗莎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这么看来你的胸还是有B cup的。”

“这这这可能是因为我原来就是C-D cup?”

“……”

“那那那罗莎你怎么弄这么平的?男装就要这么平啊噜……哪天可以这么出去耍啊噜~”

“我本来连A cup都没有。”

“啊——罗莎我错了啊噜!!!”

【朝耀短篇】渴望说破的爱

#联五同一间公司老总设定#

#短小,会有ooc吧#

#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表白故事#

“他们两个估计早搞上了。”
惯例的公司会议后,阿尔弗雷德望着一同走出会议室的亚瑟和王耀,开口道。
[小孩都看得出来亚瑟那个粗眉毛对王耀的眼神有多不一般,啧,腻死人了都,还整天出去喝茶。]

弗朗西斯倒是显得有些不以为然。“这不正好嘛,让小耀好好把小亚瑟的脾气管管,别成天跟哥哥我作对——要不是这公司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开的,我早把他踢出去了。”

“弗郎你是想以后天天被他们放闪还是怎的……hero我可不想下半生双目失明。”

“你以为我想啊?!开会的时候要忍那股恋爱的酸臭味想想就恶心——哥哥我这么想还不是因为小亚瑟每次开会都跟哥哥吵,现在就小耀管得住他好吗?!”

“就算是这样哦——”伊万搅动着杯中的红茶,垂下眼。“就算这样,凭亚瑟君的性格也不会那么快就有所表示吧?~更何况那个对象是小耀哦——~”

“嘛——”阿尔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筋骨。“他们怎么做都是他们的事,我们静看着发展不就好了啊哈哈哈哈——”

“啊哈,闭嘴吧小胖子,露西亚可不想一大早的就跟你干架哦?~”

“好啦去吃中午饭了!哪里大早上的了会都开完了好吗——”弗郎跟着起身,“今天刚好轮到哥哥家的厨师做菜,好好品味一下,嗯?”

“既然弗郎斯君都这么说了——~”

“那hero也一起咯啊哈哈~”
—————————————————————————————————————————————————
“下个季度估计就会碰上销售旺季,耀你那边估计会辛苦点儿了。”

“我知道。”王耀微微颔首,好似有些不满地清了清嗓子。“但……都开完会了亚瑟你就跟我谈这些?”

“啊?”从开会起亚瑟的脸就有些发红,连带着行为举止都有些浮躁起来。王耀虽与他座位挨在一块儿,但好歹也有那么二十多厘米的距离。现在王耀可就在他旁边,并排着走,连肩膀都紧贴在一起。
现在这份副模样还真是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不一起吃个饭?”王耀轻笑一声,将视线投向一旁的亚瑟。“难得我们一起出来不是吗?以前你都会在会议室里待久些,开那么多次会我都一个人出来也是挺怨念的啊——”

“也,也是。”亚瑟的视线与王耀的碰上,如雷般的心跳声通过骨头传遍身体的每个角落。“那就一起吧。你下午有空吗?并,并不是邀请什么的,只不过今天那个红酒混蛋家的厨师做饭,趁机多一个人敲诈他一些甜点罢了——”

王耀笑而不语,他并不急着给亚瑟答复。[这个傲娇,什么时候能直率点呢……]

亚瑟看着王耀越走越快,连一向稳重的脚步都似乎有些发飘。他突然觉得,王耀今天的头发梳的格外整齐,可那发尾不服帖地卷着,随着两人脚步的加快变得愈发翘了。夏天时游泳晒出的小麦色皮肤这时已变白了不少,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小块光斑在那处晃啊晃,甚是诱人。那修身的黑色西服被熨得如此妥帖,显得王耀比平日里还要瘦弱些。一小根金色的发丝飘落到王耀的肩上,亚瑟用手指悄悄地将那发丝捏起,心脏狂跳。王耀纤细好看的尾指此时稍稍弯曲着,让人有勾住它不放的冲动。亚瑟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耀,你——”
略显羞涩的话语被对方打断,空落落的左手与一只冰凉的右手相握。
亚瑟看到王耀嘴角上扬,那是不曾有过的灿烂。

“快点走吧?”王耀如是说,他觉得亚瑟现在这个样子着实可爱得紧,也就自然而然地伸出了手,尽管下一秒他也为自己的鲁莽而有些后悔。“难不成你想让阿尔他们一块吃?我倒是不介意啊噜。”
说完轻笑了一下,右手微微收紧。

“啊——这倒是不想。”亚瑟回握,瞥见王耀脸上故作镇定,实则红了耳根,忍不住跟着一同微笑。

“再笑笑我踹你哦。”

“那——还请王大人脚下留情?”
—————————————————————————————————————————————————
“不得不说弗郎家的厨师做饭还是蛮好吃的啊噜。”露天的餐厅里,王耀一口吃掉最后一只烤蜗牛,要了一杯温开水小口小口地呡着。

“好歹也是米其林三星的厨师,嘛,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夸一下。”亚瑟打了个响指,让服务员拿了套茶具,少不了王耀最爱的紫砂壶。“别喝那开水了,前几天我这儿新得了些红茶。”

[红茶——]王耀刚好与亚瑟的视线对上,随即放下玻璃杯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缓缓打开那个精致的盒子,浓郁的茶香从中飘散而出。王耀盯着那盒子茶,嗅到那独特的茶香,不禁赞道:“亚瑟你这会可是进了一批好茶。”

“凭气味就能知道?”亚瑟将盒子完全打开。

“还有颜色这些,毕竟我可没厉害到凭气味就能给茶分三六九等。”王耀将茶具在眼前一一摆好,“来,把茶叶给我。”

看王耀泡茶是一种特殊的享受。他的动作顺畅如山间的溪流,仿佛已做上了千百遍般,没有一丝一毫突兀的停顿。从煮水,到冲泡茶汤,倘若只是稍微失了神,亚瑟都觉得这是一笔莫大的损失。王耀垂着眸子,他的表情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慵懒味儿,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如此的行云流水,找不出一点差错。
王耀泡茶的时候,琥珀色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凝重与认真,纤长的睫毛垂下,有种令人心醉的美感。慵懒与凝重夹杂在一起,亚瑟却一直觉得这个表情是那么的可爱。王耀额间的发丝垂到他的眼前,雾气绕在他四周,像极了深山里的仙人。

“但是仙人也没有耀这么好看……”亚瑟嘟囔着,手指捻着自己变长了的金发。

“你刚刚说什么呢?”王耀拍拍亚瑟放在桌上的手背,“茶泡好了哦。”

亚瑟揉揉鼻子,将目光投向稍远处的一棵松树上。“不,没什么,可能你听错了。”
[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他在心中暗自吐槽。
“这茶泡的好。”亚瑟这时反倒毫不掩饰他对王耀手艺的赞美。“此前我可没有机会喝到这么香浓的红茶,而且牛奶的量加的也正正好,还有这最后的茉莉花,简直是点睛之笔。”

王耀呡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之前茶都是我泡的,但也没这么上等的红茶,这次真是难得了。”
“至于牛奶——”他顿了顿,“好歹我还是知道你的喜好的……”

亚瑟看到王耀又不可避免地红了耳根,连那耳廓都变得如此粉嫩可爱。这会儿不知对方又想到了些什么,竟是连那白皙的脸庞也晕染上一抹极为艳丽的红。可谓是佳人,配好茶,更配良辰美景。

两个人沉闷的心跳声,隔着仅仅十几厘米的距离相互呼应着。

“那为什么不放糖呢?”几秒后,亚瑟开口问道。

“诶?”王耀原本已有些低垂的视线,猛地转移到亚瑟脸上,却又立刻变得飘忽不定起来。“因为你,不喜欢吃糖啊。”

“明明我平时跟阿尔他们一起喝的时候都有放糖?”

“但是,跟我——”王耀话说到一半,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啊,心跳声随着这股风变得更大了。]亚瑟无奈地笑。桌上的玫瑰花瓣被风卷得有些凌乱,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组合起来的美感。“是啊,跟你喝的时候我都是不放糖的。”

杯中温热的茶正起着涟漪,茉莉花瓣在杯中飘飘沉沉,最终还是浮在了表面。

“啊——快喝茶吧,茶要凉了——”王耀伸出手,欲拿起那精致的茶杯,可他的尾指却不自主地发着颤。

亚瑟凑近了去,抬起右手。“别动。”

王耀下意识地闭了眼。

“你看。”亚瑟将手收回,展开手掌。“玫瑰花瓣被风吹落在你头上了。”

“啊——”王耀有些发愣。
[什么啊,你还想别人对你做什么吗?真是个笨蛋啊王耀。]
“谢谢。”

“张嘴。”亚瑟起身,一条腿顶在王耀双腿之间。“张嘴,乖。”

王耀照做,下一秒口中溢满了玫瑰花的香气。“这是玫瑰味的糖果,唔——”

正欲说话的嘴被温柔地覆盖住,紧闭的城墙被亚瑟一点点攻破。
王耀很清楚地发觉到亚瑟正在争夺他口中的糖果,他挣扎着将亚瑟推开。“你……你不是不爱吃糖——”

“是啊,我不爱吃糖。”亚瑟笑,抬起王耀的左手,亲吻着对方敏感的指尖,感受到那微微瑟缩的小动作,他低头轻笑。“但我爱吃你嘴里的糖。”

王耀的初吻就这么献出去了,恰好亚瑟也是。

“我做梦都想对你做这些事啊,亲爱的耀。”亚瑟吻着王耀的鼻尖,浓烈的玫瑰香气侵占了王耀的嗅觉系统。“我想说破这些,已经很久了——”

“我等你说破,也等很久了哦?”王耀喘着气,刚刚到深吻让他有些吃不消。“这么久都没见你说,我都想放弃了。”

“不好意思。”亚瑟吻着王耀的眼角,吻着那光洁的肌肤。“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你看,我现在不是说破了吗,对耀的喜欢,对耀的爱。”

结果到最后,虽然亚瑟性格如此,但这层窗户纸还是被他轻轻地捅破了。

被风带起、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下,有那么一对人儿深沉而绵长地亲吻着。
他们穿着西服,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桌上两杯靠在一起的茶,已变得微凉。
“因为我渴望说破这份爱意,所以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能对耀这么坦诚啊。”